无法下定决心离开消耗你的人,可能来自强大「罪恶感」

许多人之所以无法下定决心离开消耗你的人,最主要的原因来自于「罪恶感」,让他不忍心切断联繫,或做出让对方不开心的调整。他们心中经常会有一种如影随形的亏欠,觉得拒绝他人的要求,是种自私的行为。

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反应,有可能是来自于成长经验,爸妈、师长或重要他人透过餵养愧疚,达到情感上的操纵,强迫孩子按照自己的期待生活。例如:

「你吃这幺少,是觉得妈妈在厨房不够辛苦,手艺不好,才会挑三拣四的。」
「枉费我花这幺多钱栽培你,你不学医,叫我怎幺对得起你死去的爷爷。」
「你都几岁了,还不结婚生小孩,传出去还以为你哪里有问题,你要我怎幺在外面做人?」

大人这幺做不一定是出于恶意,绝大多数都是为了孩子好,可是孩子学到的却是,如果我不听话,我就会让他们受伤,我是个坏孩子。为了讨大人欢心或证明自己是善良的,他们会否认自己的意愿,配合大人的需要。

在这个系统里,没有人是坏人,却让孩子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,他们没有自己的观点,只有别人想要的反应;他们觉得痛苦,可是就连痛苦这个感觉,他们都觉得不应该。
即便你告诉他:「你值得更好的对待,你有权利过自己想要的人生」、「你才是自己生命的导演,你可以活出不一样的剧情」,他仍会觉得这是一种背叛,他不能辜负那些关爱自己的人。

只要割捨不掉这种念头,就算他们想要改变,也很快的就会被排山倒海的罪恶感给拉回去,维持旧有的互动模式。

罪恶感是一种很独特的反应,只发生在关係中。弄坏了一个物品,你不会对这东西有罪恶感,但你会对物品的主人感到抱歉;离开了一段关係,搬离熟悉的家,你不会对房子有罪恶感,但你会不知道怎幺面对住在里面的人;辞掉了一份工作,你不会对工作内容有罪恶感,但你会对曾经看好你、给过你帮助的人,感觉到愧疚。

罪恶感,往往来自于你太在乎别人的评价,因为不想要让人失望,只好选择对不起自己。它是一种複杂的情绪,结合了悲伤(觉得对不起他人)、厌恶(讨厌自己让人失望)、愤怒(生气自己做不到)和恐惧(害怕被惩罚)四种情绪。却不像这四个情绪是与生俱来的原始本能,而是后天学习得来的。理解其中的曲折,我们必须先拆解这三个字「罪」、「恶」、「感」。

「罪」之所以成立,源自于一个组织,无论是家庭、宗教或社会,为了可以顺利运作,人们制定了一套规则或律法,只要违反,就会被定义成一种罪,目的是让人感觉到畏惧。

「恶」,则是依着这套规定,有了好坏之分,若违反了,就觉得自己是不好的人。

「感」,一种心理的情绪状态。

罪恶感要能成立,首先你得先接受这里头的价值判断与游戏规则。例如在一个很保守的传统文化里,相信不生育,会破坏家族的团结与和谐,这时候如果有一个女性,她认同了这套逻辑,却因为某些原因无法生育(不论是自愿或非自愿),她都会有强烈的罪恶感,觉得自己对不起大家,很害怕被排挤或惩罚。反之,另一位女性因为接受教育或身处在不同文化,不把生育当作是定义自己价值的唯一方法,拒绝了约定成俗的规範,那她就不会有罪恶感的产生。

也就是说,让人有罪恶感的,不是那件事情本身,而是这个当事人认同了什幺样的观点与逻辑。一件让你有罪恶感的事情,换到另一个环境,也许没有人会觉得有什幺不妥。
罪恶感存在的价值是为了瘫痪你的行动和思考能力。

有了这一层认识,我们就可以再回头思考,当碰到人际清理中最常见的心魔时,可以怎幺因应?

子豪和女友爱情长跑已经十二年,长辈都等着吃他们的喜酒,可是子豪却越来越没把握。他和女友是大学班对,出社会也都在银行工作,生活作息相近,许多事情可以互相照应,日子过得平淡却幸福。

可后来子豪受不了银行一成不变的生活,决定改行当室内设计师,两人冲突就越来越多。女友抱怨他一画起图来就没天没夜、经常出入工地把自己弄得髒兮兮、收入不稳定等等,每次见面都得小心翼翼,深怕一个不小心又惹女友不开心。子豪感觉到彼此的差异越来越大,可又不敢提分手,觉得自己耽误女友多年的青春,害怕被冠上负心汉的罪名,让他迟迟不敢正视感情的问题。

在这个故事中,子豪觉得自己「有罪」的原因,来自于他从小就被教导,男生需要照顾、保护女生,不可以让女生难过、伤心,如果有了亲密的行为,就更应该负责到底,否则传出去,对女生的名声不利,以后会不幸福。这让他觉得自己应该给女友一个名份,才不枉女友花了这幺多年的时间在他身上。

可理智上,他又明白继续这段关係,争执只会越来越多,即使结婚恐怕也会相敬如「冰」。这让他有了分手的念头,但这个想法又牴触了原有的信念,让他十分矛盾,于是罪恶感就出现了,藉由瘫痪他的行动与思想能力,让他僵在原地,没有任何新反应,就不会违反规定。

也就是说,罪恶感虽然会造成当事人的痛苦,但其实透过罪恶感,当事人就有理由不做出任何改变,减少关係的拉扯与冲击,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。

一个人不做出改变,是因为在旧的方法里,他是有好处的,无论他本人是否有意识。如果你希望他作出调整,不是说服他旧方法有多差,而是让他发现新的选择,同样能够为他带来许多裨益,甚至比他想像的更多。因此你也必须重新检视,自己旧有的价值观是怎幺来的?随着时空的转变,这套逻辑还适用吗?如果不适合了,可以怎幺调整?

如果子豪理解他的价值观,其实源自于传统父权社会,当时女性没有就学和就业的能力,生存不易,只能依附在男性底下,所以道德上才会要求男性勇于承担。但随着时空的改变,现代女性都拥有独立思考和经济能力,这个时候若只为了生存和繁衍的目的结婚,忽略自我的需要以及精神上的契合,即使进入婚姻,关係变得更紧密,仍会觉得空虚、孤单。

如果室内设计是子豪的热情与梦想,试着让女友了解和认识后,仍无法让她安心、缩小差异,那幺最好的做法,就是放手,让彼此有更大的空间成为更完整的人,而不是为了在一起,压抑自己真实的感受与想法。

「耽误」,是明知对方会不幸福,还执意把对方留在身边。真正负责的表现,不是给对方名分,而是坦承心里的担忧,如果对方无法接受,那幺分手才是对彼此最好的选择,彼此去追求更适合自己的幸福。打破旧有罪恶感的束缚,才能找回行动的能力,坚定地走过分手过程中的失落与低潮。

当你在一段关係中,已经尽心尽力的沟通、协调,情况却没有任何的改善,你想要调整,却又被罪恶感给捆绑住。不妨,重新检视心中那套运作已久的逻辑程式,是什幺时候安装的?这个版本还堪用吗?能不能升级到最新的版本,让系统可以运作得更顺畅,不会因为程式太老旧而当机。

爱因斯坦曾说:「天下最愚蠢的事,就是不断重複做同样的事,却期待有不一样的结果。」罪恶感经常就是让我们不改变、走老路最大的原因。你可以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,想要超越、成长,但不一定需要认定自己「有罪」,背负着沉重的包袱,会让自己哪里都去不了。